电商黑马网,电商创业第一站。微信公众号:dianshangheima ;微信私人号:dianshangw

老刑侦变商人“马仔” 常德一公安局副局长步步沦陷
2017-11-10 10:21   |来源:未知 |点击:

原题目:老刑侦变商人马仔 常德一公安局副局长步步失守物必先腐而后虫生,一位老刑侦从最开端的30万元收起,没能筑牢为官的第一道防线,他的&ldqu

原标题:老刑侦变商人马仔 常德一公安局副局长步步沦陷

物必先腐而后虫生,一位老刑侦从最开始的30万元收起,没能筑牢为官的第一道防线,他的总开关被金钱掌握,一切向钱看,深陷商人精心设计的骗局,最后沦陷为商人的马仔和金钱的奴隶,一步步走向违法犯罪的深渊。

  30万元套住一颗心

老刑侦叫孙家清

1962年7月,孙家清诞生在常德市鼎城区的乡村,家中有五兄妹,其中有两个妹妹因家中前提艰苦而夭折,这成了他心中的痛。对于主动送我钱财的老板,素来都是来者不拒,我从没想过这些老板他们怎么发家致富,也从不问他们的钱是怎么来。面对纪委办案职员,孙家清拭泪说道。

上世纪80年代,孙家清从湖南省公安干部学校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常德市鼎城区公安局。他在刑事侦查一线工作20余年,破获的重特大刑事案件一五一十,屡立奇功,一步步由基层一般干警成长为区公安局副局长。

  沦陷之路

当权利遇上红包,两者一旦联合在一起,其中的奇妙和滋生的腐败,不足为奇。承办此案的鼎城区纪委工作人员说,在考察的多起案件中,官员落马也都是从交友不慎开始的,与工作中结识的商人成为朋友,接收商人们的吃请,从收几百几千的红包开始渐渐沦陷;到后来与商人攀比,心理落差逐渐变大,从而导致私欲膨胀,不劳而获之心占据了优势。

孙家清也是其中之一。2012年10月,时任鼎城区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孙家清,在朋友阿军的笼络下,他结识了初来常德做生意的方某。方某做的是所谓钱生钱的高利贷生意,我知道他是看上了我手中的权力,我也看上了他的钱。孙家清回想当初的来往,双方的目的都不纯粹。

就在两人认识不到两个星期,孙家清家里迎来了女儿出嫁的大喜事。由于高利贷是在刀尖上舔血的业务,急于寻求维护伞的方某意识到这正是收买孙家清的大好机遇,他决定请阿军露面,先送30万元的大红包给孙家清。

经过探听,阿军找到正在某休闲足浴城洗脚的孙家清,他将装着30万现金的袋子递给孙家清,说是给他嫁女的贺礼。几番推脱后,孙家清收下了。这份30万元的贺礼,将孙家清的心套住了。

从此,他踏上了一条沦陷之路。

  欲望膨胀借钱又拿了房

收完30万元贺礼后,孙、方二人相互称兄道弟,互称为孙老大、方哥。

2013年6月,孙老大以投资入股做生意为名,向方哥借款200万元,方哥二话没话,爽直地准许,双方还约定:月息两分,还款时间为一年,到期还本付息。

孙老大将借来的200万元分离给了房产开发商石某、工程承包商王某,向二人入股投资100万元。没过多久,石某就连本带利归还了130万元,尝到甜头的孙老大,又将130万元用作其他投资。惋惜人算不如天算,这次投资亏损严重,连本带利赔进去了。

转眼一年之约行将到来,按约定孙老大要归还方哥的钱。方哥碍于情面,便通过阿军约孙老大,磋商还钱的事宜。

眼见孙老大无法归还,在场的阿军便打圆场,孙老大经济一直很困难,一年的利息就不要了,本金200万元持续给孙老大投资。方哥也赞成了,孙老大用多久都行,也不要利息,等他赚到钱再还也不迟。

我屡次向方某表态,不盘算偿还欠他的200万元,此生也不再向他启齿借钱投资。孙家清懊悔说,方某却说本人在他那里有500万元信用额度,再借300万元也没问题。这让孙家清非常激动,并立即表态,愿为方某尽心努力效劳。

直至被两规前,孙家清一直没有归还200万元欠款,更没有向方某支付过利息。

方哥不仅对孙老大够意思,对孙老大身边人也非常够意思。

2016年底,孙老大的情妇陈某想买房子。孙老大得知方哥在放高贷中收了不少抵债的房子,孙老大找到方哥想帮情妇买套廉价的房子。方哥二话没说,直接将抵债的一套98平方米,价值近40万元的房子,赠给孙老大。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老板们给官员送钱送房子,无非是为了投桃报李,从官员那里捞到更多的利益。孙家清和方某交朋友,确切得到了不少的好处,但孙老大殊不知,这是方哥放长线钓大鱼的手腕,未来需要孙老大出面帮忙的事还多着呢!

  孙老大的投桃报李

《诗经》中有这样一段民歌: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这便是成语投桃报李最早的出典。在现实生活中,一些官员和不法商贾之间也遵守此道。不外这种官商版的投桃报李只披发着恶臭,而没有丝毫的美感。

2013年上半年,鼎城区某商住楼项目资金链断裂,方某向项目股东高某追讨高利贷3000多万元,高某避而不见,方某便请孙老大出面摆平此事。

作为分管刑侦的公安局副局长,不费吹灰之力孙老大便把高某请到茶楼里与方某见面,并亲身出马为其调解高利贷债务。此刻的孙家清,在方哥的拉拢下全然忘记自己是公安局副局长的身份,心中想的是如何回报方哥,逐步开始替方哥放高利贷站台,最终沦为他的保护伞。

因开发商资金链断裂,高某仍是无法偿还,几人终极不欢而散。随后,方某向常德市中级法院起诉高某,经法院调解,高某将某商住楼项目标部分房产抵给了方某。

但是,事情还没完——

2016年,高某为了偿还其他债务,他不仅把抵债给方某的两个门面出租,还把抵债给方某朋友的三套房屋也卖了,这摆明没把孙老大和方哥放在眼里。

太岁头上居然有人动土。孙老大得知情形以后,授意方某先报警,随后孙老大支配刑侦人员准备立案抓人。由于动静太大,上级领导知道公安准备插手经济纠纷时及时进行制止,最终刑侦大队未对此立案。

孙老大不仅对方哥自己的事情很上心,对他交待的其余事件也是用心去办,全然将法律法规抛之脑后,甚至冲撞法律。

2016年5月,方哥的朋友李某因涉嫌非法拘禁,被城区某公循分局关押在看守所。方哥请孙老大出面帮忙,变革一下强迫措施,想把李某放出来,不要关押在看守所。孙老大当即接洽帮忙,几天之后,李某便变更了取保候审的强制办法,从看守所释放。

作为公安局副局长,孙家清变成了孙老大,全然没有了往日副局长之威风,已沦为方哥的马仔。

经查,孙家清违反廉明纪律,利用职务影响违规从事营利运动;违反工作纪律,以打招呼、说情等方式,违规干涉和插手司法、执法活动;违反生活纪律,长期与异性坚持暧昧关联,造成不良影响。。。。。。利用职务上的方便为别人谋取好处并收受较大金额的财物等问题涉嫌犯罪。

今年5月8日,经同意,决议给予孙家清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罚,收缴其违纪所得上交财政,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置。

  案例点评:

鼎城区区委常委、纪委书记王明东表现,孙家清作为多年的刑侦老兵最后倒在了商人的金钱炮弹之下,我们除了深入分析孙家清案件外,更多的是要通过这一典型案件让每一名党员干部都能避得开围猎,接受涉及灵魂的思想教育,赞助建立正确的价值观。

在全面从严治党战略布局和纵深推进反腐败工作的今天,我们不仅要下大力量捋顺党员干部与商人之间的亲清关系,更要在如何进一步增强党员干部党性思维教导上铆足干劲、做足文章。

黄宁馨

上一篇:“加法”不一定等于“加强”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