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黑马网,电商创业第一站。微信公众号:dianshangheima ;微信私人号:dianshangw

阿里缺口开始显现,迎来的是一如当年的“特洛伊烦恼”
2019-03-13 16:00   |来源:未知 |点击:

  2019年创业最赚钱的50个项目

文 | 吴筱凤

当苦守10年的特洛伊人因为希腊的撤退而大肆庆祝时,躲在木马腹内的全副武装的希腊士兵深夜杀出,他们打开特洛伊的城门,里应外合,特洛伊终于未能逃脱屠城命运,美丽的海伦亦被劫走。

高墙坚壁的特洛伊城,在十年攻击之下,似乎没有缺口。但狡猾的希腊人使用了“木马计”,终于城陷国亡。

2009年,阿里巴巴集团的围墙,似乎正如那特洛伊城一般,曾经让投资人们宣告:中国的电子商务再无机会。但在接下来的十年中,在垂直电商、跨境电商、社交电商、内容电商的多轮围攻之下,阿里坚不可摧的围墙犹在,但城墙的上方,巨大的天空似乎变成了最大的一个空门,对手们从天而降,空门失守。

来自降维打击的“空军”来袭,原来的城墙似乎不起作用。京东、拼多多、美团点评……一波波进攻似乎没有休止,而缺口似乎正在显现,阿里迎来的,是一如当年的“特洛伊烦恼”。

金城汤池

超前的战略,持续的努力,一路披荆斩棘,阿里一步步打造了自己的金城汤池,它的坚固程度,曾让国内一众投资人判断,不看电商项目。

严格来说,阿里巴巴电商的起飞从淘宝开始。

淘宝诞生的2003年,易趣正一枝独秀,拥有当时90%的市场份额。以免费策略推进的淘宝,加上在意外的“非典”形势助力下,成长迅猛。由于足不出户变成了“刚性”需求,人们把出门购物的机会让渡给了淘宝,于是中国网购有了最初的启蒙,淘宝成了。

在2004年前,互联网实验室电子商务网站CISI人气榜上,还没有淘宝网的位置。但从2004年2月开始,淘宝网以每月768%的速度上升,仅次于eBay易趣排行老二;在推出1年后,淘宝网排名已经超过eBay易趣,位居第一。

2006年中国网民破1亿,就在这一年,淘宝网第一次在中国实现了一种可能——互联网不仅仅是作为一个应用工具存在,它将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因为“淘宝现象”出现。

逛淘宝变成了一种时尚。根据调查数据,淘宝日活用户近900万,而像沃尔玛、家乐福这样的大卖场,一个门店一天的平均客流量最高1.5万人。淘宝网流量相当于600家沃尔玛。

火爆的流量红利显现。淘宝网的SKU迅速涵盖服装、日用百货、食品保健品、母婴、电器等品类。于是,有人认为,在淘宝网的带动下,电子商务已经逐步从网民消遣阶段进入“网商”阶段,而这是互联网走向成熟的标志。

淘系电商逐步完备,阿里系电商开始从整个交易链条发力,成为国内最早也是最完备的电商平台。在2004年之前为了解决信用问题,支付宝已经作为独立的分拆单元运营。此后,还有聚划算、天猫前身淘宝商城等,淘宝的商业模式日渐成熟,不断具备了社区电商、搜索、营销、物流等整合能力。

2011年-2014年期间,聚划算、天猫先后独立,菜鸟雏形诞生,支付宝开始平台化,并演绎成新业务版图。随着规模壮大,淘宝已远超电商概念,对创业就业拉动、产业集群塑造、区域经济结构升级的力量,远超人们的预期。

阿里一步步夯实自己的领地。从B2B的阿里巴巴,到C2C的淘宝网,到B2C的天猫,不断投入,在各个领域一步一个脚印扎根,同时,在电商的基础上,衍生出了支付宝(金融)、物流、新文娱等生态圈层。

迄今为止,它打造了个商业史上最复杂的生态,几乎补全了电商的所有生态链条。阿里电商的金城汤池完备。

电商业态无外乎是用户——平台 ——商家三者之间的关系模型,并在此关系中打通所有通路与节点。但基本的三要素,商家端的核心能力在于货的供给;平台端则要实现交易、物流等服务能力及标准;用户端锁定的则是需求,三要素系统发动之后,规模越大,平台的价值就越高。

在PC时代,可以毫不讳言,中国电商唯阿里执牛耳。

支付宝作为首个第三方支付工具,在PC时代占据了超过90%以上的市场份额,紧随其后的付款方式才是银行卡、财付通以及其它方式。

在物流方面,由于有海量订单的驱动,毋容置疑,平台对物流标准的建构有足够的话语权;此外,关于用户评价体系、商户管理体系、代运营、数据分析等电商运营链条,阿里无一例外地开拓性的推进。直到今天,阿里标准在行业依然受用。

在用户端,淘系电商已经聚集了亿级的需求,2009年淘宝的用户破2亿,其当之无愧成为中国最大的综合市场。平台向来赢者通吃,消费者越多商家自然就被吸引过来,可供选择的商品也越来越多,供需双方共同形成的引力场越来越强大,阿里成了一个小宇宙。

2010年,B2C崛起。这一年京东完成了102亿元的GMV,还被嘲笑是“打着望远镜也看不到的竞争对手”;而刚刚独立的淘宝商城,实现了全年销售额300亿元,领跑了B2C电商。而对于整个淘系电商,其全年的成交额则高达到4000亿元。而彼时苏宁的全部零售额也不过1000亿,淘系电商的GMV超过了巨头沃尔玛。

一骑绝尘,以致于在2008年到2011这段时间,资本认为电商赛道几乎没戏。以2010年划分的垂直电商,包括奢侈品电商平台悠哈、尊享,酒类电商等几乎在其后的几年中全军覆没。

似乎,金城汤池,攻无可攻。

老虎打盹

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在技术变革来临之时,阿里打盹了。

2011年移联网静悄悄地到来。

从北上广深到西部边陲,中兴、华为们正忙着到处新建3G通信基站。不久后,站在3G的肩膀上,4G又很快就到来了。理论上4G时代的下载速度达到100Mbps以上,比3G快了30-40倍。毋庸置疑,4G为移联网的到来扫清了道路。

从2012年起,用户开始从PC端转向移动端,那时,移动端的网民首次超过了PC端。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个小小的屏幕上,APP的开发成为了最热门的领域之一,踏浪而来的还有很多创业者,他们试图通过一款手机应来“改变世界”。

小米、美团点评、滴滴出行、今日头条等都闻“风”而来,踩在移联网的鼓点上,启动了全新的创业之旅。

黄金时代就在眼前,时间决定一切。

2010年的腾讯,从3Q大战中进入艰难的休整期,这场PC时代最后的战争反而让腾讯开始了战略的改变,从封闭走向开放,从游戏及非主流的社交QQ外开始寻找更多维度的突破,业务广度开始涵盖游戏、社交、电商、文娱、网约车等业务。

幸运的是,腾讯临门一脚拿到了微信这张移动互联网船票。那时,腾讯还做了两个正确的决定:一是all in 微信;二是砍掉电商等所有不擅长的业务。

2011年微信比米聊晚诞生一个月,押注移联网,腾讯把所有的资源开始向微信倾斜。直到2011年7月,微信推出“附近的人”,迅速扭转了局面,微信的日增用户迅速达到10万以上,到了2012年,微信的用户已经突破了一个亿。

2014年则又是一个转折点,张小龙带着他的微信奇袭了马云的支付宝,微信红包一夜之间扫荡了中国6亿用户,并在其后直接威胁老大支付宝的地位。微信成为移联网的第一尖兵,并从此走向了“连接一切”的道路。

这是一场技术带来的降维攻击,它不仅获取了移联网的巨大用户红利,更重要的是,人们逐步掉入社交的“漩涡”,每天花数个小时泡在微信里。

更多的改变正在迅猛发生,智能手机开始接管世界,人们开始聚集到APP上。换言之,当年热衷于逛淘宝的很多人,时间被各种App切割了。

显然,在阿里系电商“商家、平台、用户”三要素中,用户端已经开始了严重的迁移。阿里当然明白这一趋势,但明白与追赶需要时间,“只是当时已惘然”。

哪里有买卖那里就会有供给,小红书、洋码头、网易考拉等从跨境电商的维度杀入了沉寂几年的电商市场,人们开始尝试新的交易平台。

用户的一端开始松动。

跨境电商们在App上开卖各种海外的商品,或保税,或直邮,通过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进行交易,源源不断发送到用户手中时,而同样的商品,在当时的天猫、淘宝却难觅踪影。

显然,货的一端亦被突破了!

一定程度上,阿里的发展已让中国的物流行业蓬勃发展并走向成熟,而除物流之外,平台维度上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交易方式。而此时微信支付崛起的速度,开始变成了支付宝扎心的痛。

对忙碌于手机端的用户而言,商品的供给有了新的通道,交易、物流等平台因素变得不再那么重要,很多“败家娘们儿”只要在遇到难买的东西时才会想到“万能的淘宝”,而用户本身,纷纷“出淘”。

人们给这样的路径起了个名字,叫消费升级。实际上,无外乎是一个交易实现的过程,从没有过的,开始尝试,并渐渐形成习惯,习惯了,离阿里系就变得越来越远了。

在PC时代,阿里垒起了厚厚的城墙,打下足够深护城河,毫不畏惧城下的步兵、骑兵甚至是炮兵来犯。猝不及防的是,似乎一夜之间,它的“敌人们”乘着移联网的东风从空中呼啸而来,在阿里毫不设防的上空,冷不丁地扔下炸弹。

微信还在全力“连接一切”,在社交粘性的作用力下,它开始打通支付、理财、电商甚至生活服务等方方面面。因此,就有了令人瞩目的“微信九宫格”,某种程度上进入九宫格,就意味着你将拥有触达天量用户需求的机会。

目前,接入微信九宫格的有京东、蘑菇街、同程艺龙、滴滴、美团外卖等,全面涵盖了衣、食、住、行、娱。

根据Questmobile 数据显示,从2014年11月到2017年4月,腾讯、阿里、百度、今日头条占据了中国移动互联网77%的使用时长,电商和游戏的单位时长的变现率最高。然而,腾讯系APP的用户市场比阿里系APP用户时长超过2倍,其中,微信又是绝对的领先者。这意味着,一旦拥有了微信,用户的时间被相当程度上“套牢”了,只要把刚需场景打包进来,满足用户需求,其它应用的选择范围就会收窄。

实际上,阿里早已从PC时代的大梦中惊醒。

2013年,马云再度亲自上阵,挂帅移动互联网,“All in 无线”开始提到战略位置。但与腾讯相比,进军移联网,阿里至少晚了2年。

移动互联网的冲击显而易见,阿里的GMV、活跃用户从2014年开始出现急剧下滑,加上假货等问题困扰,阿里的股价遭到重创。2015年8月阿里股价首度破发,市值缩水超过三成。

2014-2016年,阿里艰难爬坡。它开始两手抓,一手抓社交,一手抓电商移动化。

来往的故事不必赘述,总之是赶鸭子上架,是一次自上而下的战略执行,这场据称投入20亿美元的社交局,不见起色,“宁可死在来往的路上,也不活在微信的群里”,今天已无人提起。神坛上的马云,并非呼风唤雨。

战略错误得有人买单,挥泪斩马谡的故事发生,陆兆禧退场。

2015年,张勇接棒,打响了阿里电商移动化的攻坚战。为了争夺移动互联网的流量入口,阿里通过资本手段在“移动”“LBS”“O2O”等关键词有关的版图中,疯狂地补课。作为阿里基石的电商,手淘必须C位出线。

阿里开始升维,快速进化。

淘宝和天猫都在变好,数据风生水起。淘宝集市“逛”的概念愈发凸显,淘宝直播、IP带货、网红社区等社交属性产品做得风生水起。天猫的品质好货名声在外,在物流菜鸟和蚂支付宝上也纷纷发力。

显然,在“货”的补缺上,阿里迎头赶上了,毕竟买卖就是“货通天下”,这个门槛其实不算高,对于阿里并不是难题。事实也证明,从货的角度突围的洋码头、网易考拉今日似乎都不滋润,据地歌网了解,不少跨境电商希望得到巨头的“临幸”,但都被一一拒绝了。

然而,阿里的内伤主要体现在平台端和用户端。如果是同维度竞争,其在20年建构起来的护城河一定会起作用,毕竟有生态、先发优势存在。然而,偏偏打穿城池的是来自没有设防的天空,这在本质上,是不同维度竞争的力量。

时至今日,在阿里护城河的上空,空军部队已就位。拼多多的火爆,让阿里系电商防不胜防,而又无可奈何。

穿透力

有意思的是,马云此前在接受采访时曾形象地将线上电商比喻为空军,线下传统零售比喻为陆军,其还笑着调侃王健林,自己只听过空军打陆军,什么时候见过陆军打空军。

空军之所以能打陆军,实际上是一种穿透力,空军可以穿透层层防线,阵地的任何地点都将变为战场。

穿透力是什么?科学的解释是能量外化穿透物质与辐射外界的能力,其有名的公式是E=mc2。通俗点说,就是本身具备势能而导致出现的一种自然之力,它一般都能强大到突破所有既有的力量。

很多事物都具备穿透力,即营造了自身的势能之后,但后来者往往更加猛烈,从而迅速穿透了前者之力。

移联网的来临,让PC的世界瞬间失去了穿透力,不管你曾经在PC的世界建构了什么样的穿透力,人们更多地在手机上处理一切。

看似构筑高墙坚壁的阿里,很不幸即是在PC时代建构了自己的穿透力,10多年的突围厮杀并未能很好地迎接移动互联网这一穿透力的到来。

另一家公司,“All in微信”,顺势而为,迅速将自己变成了新穿透力的集大成者。

时至今日,微信不仅完全颠覆了短信,相当程度上取代了电话通信本身,更是已成为国人最为普及的一款应用。

如果问一句,“要苹果手机,还是要微信?”相信答案不言自明。

在微信“连接一切”策略之下,社交、信息、支付、电商乃至生活服务,无一不能在微信上实现。如果从连接广度与纵深度上来看,互联网历史上没有一款产品能企及它的高度。

微信支付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维度之一,脱胎于财付通的微信支付,迅速崛起。只要你安装了微信,接收了红包,自然也就开通了微信支付。

一方面,它具备打交易场景的能力,例如购物、外卖、打车等,因此,以交易为导向的商业模式闭环就能够形成。另一方面,只要用户安装了微信,社交驱动的微信支付比交易驱动的支付更为自发和自觉。

在PC互联网时代,微信支付的前身财付通从未能将自己的市场份额提升到5%以上,而在微信崛起的短短几年前,微信支付已迅速实现38.95%的市场份额,而支付宝则下降至53.76%多;如果从交易笔数论,则微信支付已超过支付宝。

坊间戏称,“谁发红包谁傻叉”。不相信?线下场景中,支付宝需要地推完成的安装使用,微信支付轻而易举就能做到。

从今天看来,若非独家阿里体系,大大小小的商家和应用,无一例外地使用微信支付和支付宝作为通用支付方式。微信支付和支付宝近乎平起平坐。根据相关数据显示,微信的支付笔数是支付宝的两倍,平均每日完成13亿笔支付。

显然,支付宝在PC时代独领风骚的地位,被微信“轻易”地撬动了。更为重要的是,微信支付正在建构的是有别于支付宝的另外一套标准。

在支付落点上,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看上去是同纬度的竞争,但是,从穿透力来看,微信支付则是发轫于移联网的支付工具,它的覆盖面,人群触达以及场景连接都比支付宝更具有优势,尽管支付宝在其后的穷追猛赶中“移联网化”,但完全贴合移联网穿透力的微信支付,已进入后来居上的轨道。

电商业务的实现,除了支付,物流也曾经很重要。阿里系的崛起,相当大程度上加速了中国物流业的发展,而致力于流程标准化、大数据化和产业科技化的菜鸟,也是阿里爆破点之一,相当大程度上构筑了阿里的护城河。

但教育市场、促进发展并不意味着阿里系菜鸟成为了物流业的标准,从目前来看,中国的物流行业阵营主要分三类:菜鸟模式、自建模式(京东、苏宁)、独立品牌模式(顺丰)。毫无疑问,他们都要在物流维度打造不同的标准。

而作为分散主体的物流公司,并不会因为不是阿里系电商就不提供服务,不提供“标准化”服务。

所以,即便在PC时代,菜鸟在物流领域的巨大成就也并未形成足够的穿透力,构不成阿里系的核心竞争力。

马云曾在众多公开场合表示:阿里巴巴不会涉足物流行业,阿里没有一个快递员,也没有一辆快递车。一语道破的是菜鸟模式与自建物流模式的区别。

阿里的野心在于通过云系统以及数据能力的输出,做物流企业的王中之王。梦很大,但也需要有足够的时间。

在这个过程中,京东就沿着这个缺口打了进来。

有人说京东的崛起靠的是3C,有人认为靠的是自营,其实,真正要义在高效的物流能力穿透了用户的对效率和服务的直接诉求。时至今日,京东人都感激2008年刘强东力排众议自建物流的魄力。京东物流已经成为京东“品质电商”的标配。

“京东的物流速度和效率其实是建立在自己人‘压榨’的条件下,打出来的一个胜利面。”某电商品牌市场负责人告诉地歌网。

自营的好处就在于快递车是自己的,快递员是自己的,能够自如地实现调度和管理,以实现行业的超高效率和标准。谈起物流,京东的穿透力超越了阿里系的菜鸟。正是基于物流,京东成为了阿里必须正面对视的敌人。

如果说支付的突破与物流的弱相关性很重要,那么更重要的是对用户端形成的强大穿透力。移动互联网的穿透力面前,用户自发选择了向移动端手机迁移,即便是阿里系,也在这个势能里受益良多。阿里电商移动端占比从2014年的19%到2017年的79%。时至今日,淘宝移动月度活跃用户达到6.99亿,其核心电商业务主引擎依然是移动端。

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相比之下,微信端用户已达亿,其中微信支付用户就已达到10亿级别,这是一个反转式的差别,而不仅仅是数字的差异。

不难发现,近几年,阿里很努力,入股B站、扶持哈啰出行,加速布局盒马鲜生、改造大润发等在新零售、大文娱等各条线上快马扬鞭,加速推进。

其背后最重要的一条线,就是流量,或者说是移联网维度下的用户。以淘宝和支付宝形成了天量用户,在短短几年中间,被微信轻松带走。

因为,迄今为止,阿里依然未能很好地撬动老年人群体,以及四五六线下沉群体,在线下场景中,支付宝虽然很早发力,只可惜并未狂飙突进,留下了大量的空白。

而用户量的不足至今依然是阿里之痛。其最有可能的穿透力长板未能迅速完成,在移联网来临之际,留下了大量的机会,给了后来人力量。

今日头条、快手、趣头条、拼多多的崛起已经给出了答案。

在被称为下沉市场的增量用户群体,纷纷“别枝惊鹊”,花落别家了。

实际上,早在2015年,阿里已经制定了“下沉”策略,一定程度上可以看到阿里在“流量”战略上的长远布局和思考。但是,阿里对下沉市场的撬动能力和触达能力可以说是有心无力,农淘就一直推进不利。

而淘宝作为整个阿里系电商流量大池,某种程度上,扮演着给天猫输送“流量”的角色,加上受到假货等问题的困扰,近些年来,它的定位其实是往上走的。于阿里,很难找到撬动下沉市场的抓手。

对于市场的“空白”,总是有人能够抓住机会。拼多多就是其中一个。

2018年,拼多多完成了4716亿元的GMV,活跃用户达4.18亿,平台订单总量超111亿笔,更重要的是,拼多多成立3年多的时间里,增速超100%的增长,目前还保持着持续加速的趋势。

拼多多迅速登上中国电商三甲的位置,首当其冲是对下沉市场和老年人群体的穿透。广场舞大叔大妈,舞前拼一单已经成为拼多多现象。

据地歌网了解,拼多多用户群体和阿里用户群的重叠度只有30%多,阿里多年无果的战场,在移联网角度,被拼多多轻松撬起,而且迅猛增长,这正是拼多多取代京东,成为阿里电商最为重视对手的原因。

除了下沉市场,阿里也看到了“加速电商化”可以带来潜在用户增长的可能性,这一策略被称之为“新零售”。

新零售本质上就是对传统线下的交易线上化改造,并进而对线下产业链所有链路进行互联网化的教育和改造。

但新零售的关键在于地推能力,没有地推,也就实现不了新零售。

以生活服务为例,阿里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它的失手在于缺乏当年阿里“中供铁军”的地推能力。本质上,阿里是平台基因,而服务电商需要BD对一个一个商家进行攻破,一个一个城市进行打穿。当年,美团点评战胜饿了么,就是靠着狼性的执行才慢慢赢得了市场。

阿里提了新零售,京东则提了无界零售,苏宁则祭出了智慧零售的大旗,很显然,这是一个完全竞争的市场,阿里在线下并不具备穿透力。

淘点点的失败,口碑的起落一定程度上折射出阿里“地推”弱项。如今,为了弥补这块短板,阿里95亿美元抢亲饿了么,口碑和饿了么合并成为阿里进击生活服务市场的抓手。

但饿了么和美团六三开的双雄格局已经分明,接下来,只有越来越激烈的竞争。

严格来讲,生活服务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对B端的渗透能力,要形成穿透力还不止于此,而是背后产业链的深度绑定。

以餐饮为例,用户端很容易受价格、服务、个人习惯偏好影响,忠诚度不高。但是,对于商家而言,尤其是大中型商家,一旦和平台产生紧密合作,则可能其背后的一整套SaaS服务体系(涵盖点餐、叫餐、订餐管理,供应链体系,ERP管理系统等)都将深度绑定。

要想撬动这样的市场,光靠价格战是难以胜任的。

因为微信,在用户、支付两个角度解放了的移联网创业者,轰轰烈烈,纷纷登场,曾经以“开放”著称的阿里系,瞬间变成了封闭的特洛伊,孤军奋战。

无它,穿透力之故也。

场景之变

美国社会学家邓肯在《小小世界》一书中曾经谈到场景的价值。他描述道:小小世界,不断连接不同群体中的不同个体的方式就是场景。不同群体中的不同个体被场景连接在一起。这种连接所创造的独特价值,会形成体验、促成消费甚至创造个体生存意义。

互联网带来商业模式的创新,一定意义上是对场景的重构,场景是流量的载体,也是价值的产生地。攻占场景已经是各大巨头的头部战略。

在PC时代,阿里电商营造的购物场景是搜索式的,人们来淘宝的目的很明确,为了购物,为了淘便宜。

但移联网风潮到来的时候,场景出现了巨大的变化。它不仅体现在“沟通场所”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从PC端迁移到手机端),更重要的是,人们发生联系的方式,亦同样改变,而不幸的是,这个场景主要在阿里最大的竞争对手---腾讯系的微信上完成。

当人们在微信上产生各种关联并进而形成不同的场景,并随时完成交易时,它却完全屏蔽了阿里系电商,阿里被迫形成自己的场景,来往、支付宝社交、钉钉以及淘系社交化都是在场景上努力。

但时间决定了一切,伴随着移联网雄起的微信,将社交打到了极致,想从微信分食,难于上青天。

跟随微信,顺势而为者收获满满,在场景的突破中,拼多多是一个典型案例。

与阿里、京东、苏宁易购等货架式电商的最大的不同,拼多多开启的是一种去中心化的购物模式。以前消费者缺啥买啥,没醋了要买瓶醋,过年了要买件新衣服。不论是大卖场还是传统搜索场景下的电商,本质都是“人找货”。这种模式,是在检索消费者已知、已掌握的信息库,考验消费者自身的商品“知识储备”,虽然满足了消费者的既有需求,但很难激发潜在需求。

拼多多倡导的是一种“货找人”机制,即将性价比超高的货品,打入微信的社交链条中去,从而实现去中心化交互,迅速激发消费者的需求,再通过社交裂变的方式代替传统的广告和市场教育,并将口碑传播的时间极限压缩。

在微信的各种关系场景中,因为有社交、信任的前提,拼多多迅速激发了即时性购买的需求,进而产生社交裂变以及需求集聚。在巨量需求激励下,低价、爆款的势能出现了。

阿里多年“有心无力”的农产品上行通道,瞬间被拼多多击破。据拼多多最近发布的2018年助农报告,拼多多平台年度农产品及农副产品订单总额达653亿元,较2017年的196亿元同比增长233%。

显然,通过进入社交关系链,辅以拼购、游戏化机制,激发即时性消费需求,并将需求归并到拼多多平台,拼多多实现奇迹般的成长与壮大。在登陆纳斯达克时,拼多成立还不到三年,创造了互联网历史上“上市速度”第一的成绩。

去年以来,支付宝拼团、苏宁拼购、京东拼购纷纷上线,高度形似的产品却很难撼动拼多多的地位,这是因为,在伴随微信的创业路径上,拼多多已完全借足了移联网的穿透力,第一时间取得了新穿透力的红利。

在许多用户的心中,拼多多建构了一个高性价比平台,尽管,它依然要面临当年淘宝所面临的各种困难:假货、低俗等,但有了淘宝的参照,拼多多可以从容不迫地出牌。

就在本月初,瑞银发布了一份长达39页的拼多多发展报告:作为2.0代电商,拼多多已经成为中国第二大电商平台,并将持续高速成长。

瑞银预测,2021年,拼多多的年活跃用户将达6.28亿,与阿里集团2018年底的用户数持平;年GMV将赶超京东,达2.07万亿元;在接下来的三年中,拼多多将至少维持60%以上的GMV年复合增长率。2023年,拼多多的用户年平均消费将达3823元,超越以高客单价为代表的京东当下的水平。

值得关注的是,瑞银的用户调研数据显示,拼多多的一个另类标签是“最有趣的购物场所”,而这个有趣,颇为值得业界反思。

从创业伊始,拼多多就以拼购、游戏化的商业形态出现,并致力于在社交流中实现交易和用户增长---这被外界解读为基因。

如果以一个人来比喻,成名了可能是基因,未成名恐怕是畸形。所谓拼多多基因,恐怕更大程度上还是得从移联网穿透力上解读,跟随着移联网穿透力集大成者微信链路而发力,现成的社交链路,现成的交易工具……拼多多取得了社交维度上的第一波红利,进而被用户认知和标签化成“最有趣的购物场所”。

这就是支付宝拼团、苏宁拼购、京东拼购等,几乎披着和拼多多一样的外衣,却收效甚微的原因。

总而言之,发力在交易基础上的阿里,缺少社交属性,缺乏用户粘性,当然也没有覆盖所有的场景,当空军来扰时,此前的防线似乎都失灵了。

其实,老虎醒来还是老虎。

最近几年,阿里不可谓不努力。2017年阿里走出股价的阴霾,如今市值超过4500亿美元。在过去的几年中,阿里拼发力。在新零售的落地中,阿里集结了银泰、三江购物、苏宁、百联集团、大润发、高鑫零售等陆军盟友,而且还孵化了盒马鲜生,同时,随着天猫小店、智慧门店落地,在多场景的覆盖上,其各方面的数据又打出了一个显著增量。

阿里最新公布2019Q3财报显示,淘宝移动月活数近7亿,有超70%的新增消费者来自下沉市场。这已是阿里巴巴中国零售平台连续6个季度保持2000万以上的年度活跃消费者增速,过去两个季度的增速更均超过了3000万。

如今,淘宝直播已成为商家的基础运营工具之一,2018年成交规模超过千亿元。靠直播带货5000万元以上的店铺多达84家。除了销售增长外,淘宝直播还提供了包括店铺拉新、消费者运营在内的多种平台价值。在带货超过千万元的淘宝、天猫店铺中,平均复购率在60%以上。

但较于拼多多所拉动的增量用户,阿里系电商的增量用户依然“杯水车薪”,它已被拼多多撕开了一个大口子,后者不仅获取了天量的老年人、456线城市及农村的新增用户,而且直接吸纳了众多的淘系用户。

交易在哪里,供应就会跟到那里。淘宝商家一心二用,在拼多多筑起了新的“爱巢”,这已不仅是缺口,而是阿里系电商面临的现实威胁。

当然,缺口出现,阿里在平台、货品以及用户端的补位是相当及时和凌厉的。但是,对于任何一个巨无霸的企业,我们向来都是以90分的标准来看待和要求它,90分,才是阿里的及格线。

以此论定,阿里可能勉强及格,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阿里可能还将面临更多的缺口和威胁,譬如今日头条,亦是一个集移联网红利于一身的大成者,其对电商的觊觎,已经在路上。

在希腊神话中,特洛伊这场残酷的战争是因为争夺世上最漂亮的女人海伦而引发,但真实的历史却是亚细亚各君主结盟,对地中海沿岸这个富饶之地的掠夺之战。

人们倍为关注特洛伊之战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这场战争严重到,拖垮了一个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