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黑马网,电商创业第一站。微信公众号:dianshangheima ;微信私人号:dianshangw

农村土地承包法修正案草案审议 耕地承包期再延长三十年
2017-11-04 10:12   |来源:未知 |点击:

核心提示:11月3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审议农村土地承包法修正案草案。此前的10月31日,会议听取了全国人大

11月3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审议农村土地承包法修正案草案。

农村土地承包法修正案草案审议 耕地承包期再延长三十年

此前的10月31日,会议听取了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关于提请审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修正案(草案)》议案的解释。

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刘振伟向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作关于农村土地承包法修正案草案的阐明时说,从农业农村的现实情形看,随着富余劳动力转移到城镇就业,各类协作社、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等新型经营主体大量涌现,土地流转面积不断扩展,规模化、集约化经营程度不断进步。农业产业化、水利化、机械化及科技先进等,都对完善农村生产关系提出新的要求。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刘建进表示,从草案已披露的细节来看,承包地持续撂荒2年以上要收回经营权重新发包、允许调整承包地等条例设置,更多地照顾到了农民的利益,有利于农村稳定。同时,三权分置方面,政策制定也有了更加明白的框架性方向。

耕地承包期再延长三十年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坚固和完善农村根本经营制度,深入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完善承包地“三权”分置制度。坚持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三十年。

这在此次修改中有所体现。依据全国人大农委法案室供给的草案解读,草案规定,国家依法保护农村土地承包关系稳定并长久不变。此外,草案同样明确指出,耕地承包期届满后再延长三十年。

在维护进城务工和落户农民的土地承包权利方面,草案删除了现行法律中关于承包方全家迁入设区的市,转为非农业户口的,应将承包地交回发包方的划定。

按照中央关于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要求,草案规定,维护进城务工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不得以退出土地承包权作为农民进城落户的前提,是否保存土地承包经营权,由农民选择而不取代农民选择。承包方全家迁入城镇落户,纳入城镇住房和社会保障体系,损失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的,支持引导其依照国家有关规定转让土地承包权益,为政策适时调整留出了空间。

这被以为是与自愿有偿退出宅基地同步推进的改革举动。2016年10月,国土资源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安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五部门发布《关于树立城镇建设用地增加规模同吸纳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数目挂钩机制的实行意见》,允许进城落户职员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自愿有偿转让宅基地。

在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廖洪乐看来,土地的归属问题是农民最关怀的亲身好处问题。此次农村土地承包法的修改草案,在延长农民土地承包期限、赋予农民自愿退出承包地的选择权益、改良土地承包权退出机制等方面,解决了农民最关注的问题。

此外,草案还重新规定了承包地个别调整的红线:必须保持土地承包关联稳定、不得打乱重分的原则;必须经本群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村民会议三分之二以上成员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的赞成,并报乡(镇)人民政府和县级人民政府农业等行政主管部门同意。

据懂得,在现行的乡村土地承包法中,承包地个别调整的条件是必需有自然灾害严重毁损承包地等特殊情况。廖洪乐介绍,在长期的实际中,一些处所将人地矛盾突出、天然灾害、土地征收等情形也纳入到此范围内。

而刘振伟则表示,鉴于各地情况差别较大,此次草案受权省、自治区、直辖市对相关问题制定地方性法规详细规定。

三权分置得到确认

在农村经营体系改革最受关注的“三权分置”层面,此次草案也有大批涉及。

草案明确规定,以家庭承包方式取得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在流转中分为土地承包权和土地经营权。承包土地的经营权流转后,承包方与发包方的承包关系不变,承包方的土地承包权不变。

在此基本上,草案明确了土地承包权和土地经营权的权能。对于承包土地经营权的流转和融资问题上,草案规定土地经营权可以依法采掏出租(转包)、入股或者其余方式流转;第三方通过流转获得的土地经营权经承包方或其委托代办人书面批准,并向本集体经济组织备案后可以再流转。同时,草案增加了土地经营权可以入股从事农业产业化经营的原则性规定。

此外,为了落实最严格的耕地维护制度,草案规定,承包方连续两年以上弃耕抛荒承包地的,发包方可以收取一定的费用用于土地耕作,连续三年以上弃耕抛荒承包地的,发包方可以依法定程序收回承包地,重新发包;土地经营权流转后,第三方擅自转变承包地农业用途、弃耕抛荒两年以上、给承包地造成严重伤害或者严重损坏承包地生态环境的,发包方或承包方有权要求终止土地经营权流转合同,收回土地经营权。

廖洪乐表现,此次农村土地承包法修改的中心问题在于,从从前调节和规范集体与农民二元关系的法律,变为调节集体、农民和第三方经营者之间关系的法律。其中,对经营权到底是物权还是债权的定性问题最为要害,这也是各界一直以来争议的焦点所在。而在草案表露的内容中,对这一问题并没有提及。

此前,中国人民大学土地政策与制度研究中心主任、国土资源部科学技巧委员会委员叶剑平在接收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提出,土地经营权如果是一种用益物权,则应该进行颁证确权,经营权也就可以流转抵押,从而释放土地价值。如果是一种债权,则只需由承包者与经营者之间签署合同加以规范。但如斯的话,经营权就难以用于抵押贷款,因为很少有银行会愿意对一份合同进行抵押贷款。打个简略的比喻,城市里租来的房子如何抵押?

目前有的地方试点,采用了针对土地经营权预期收益的抵押担保模式。但这实际上是一种生产经营性的借贷关系,不波及土地处理。

土地的问题我们还能够从2个方面来看,好的一面是,假如农地承包期满再延长三十年,那么一些低收入农夫生活有了保障,社会也会安宁,不好的一面是,土地疏散,不利于农机具大面积耕种,实现农业机械化比较艰苦,两方面比较起来,仍是给农民土地比较好一些,如果把农民的土地收回,农夫也像工人那样下岗没饭吃,社会又会变成啥样呀。


上一篇:美国轻奢品牌Coach集团正式更名为Tapestry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